服务号公众号
手机访问
信息查询
养殖商务网> 经济药用动物快讯> 正文
重庆女汉子养7000条眼镜蛇
发布时间:2017-12-02 09:18:050

“胡晓霞是谁?住哪里?”昨日,在长寿区但渡镇街头,问话打听的结果是这样:对方不是摇头就是摆手“不晓得”。


  改问,认不认识那个养眼镜蛇的女的?对方立即来了精神:“哦,你说的是那个眼镜蛇女王嗦?晓得,住在很多人钓鱼的那个河边,岔路口有块牌,顺着走下去就到了。”


  眼镜蛇女王在当地能名声在外,跟她在街头现场抓活蛇泡酒、10秒内宰蛇及1分钟内剐完蛇皮的剽悍,以及修大平层装暖气让7000条眼镜蛇住得豪气……密不可分。


  她这个带江湖意味的名号被越传越远,胡晓霞的姓名倒没人知道了。


  近日,有人在朋友圈晒了她宰蛇视频及一桌蛇宴,眼镜蛇女王再次被热评。养蛇圈对她的称谓更霸气,渝东女蛇王。


  大平层


  寻找那个钓鱼的河边,出场镇公路约三四分钟就能看到。


  清澈的桃花溪从龙寨村流过,岸边树林经立冬洗礼,黄白相间。顺潺潺流水往上,能看到一处建在缓坡上的青砖白顶大平层,面积二三百平方米。


  这里有些安静,每间房通暖气,配套的厨房、休闲椅及花草等传递出的信息是,这里应该是处不错的休闲场所。


  然而,顺小路走下去约1分钟,一块醒目的牌子让人望而却步:“内有毒蛇,请勿靠近”。


  壮胆走近,中年妇女迎了上来。她说,她就是胡晓霞。后来,我们才知道,大平层里的每个小房间,很热闹,住的不是人,是吐着信子、发呲呲声的眼镜蛇。


  做主


  胡晓霞今年45岁,长寿区城里人。大平层、配套设施和停车场,共占地3亩,是闲置倒闭的一家预制厂旧址。大平层是对遗留厂房改建的结果。


  她给人的第一感觉是,对人热情,快言快语,衣着朴素得像在菜市场擦肩而过的买菜大妈。然而,她的故事不普通。


  20年前,胡晓霞没了工作。她四处打零工,稍有积蓄后在路边摆摊做小生意。是时,她生女儿不久,生活的压力让她有些喘不过气,但她认定,再苦再累,只要忍一忍就没有迈不过去的坎的人生哲学。再后来,她做了10多年的废旧金属收购生意,成为别人眼中的老板,女汉子的性情始终没磨灭。


  “3年前,我听说养眼镜蛇是门不错的生意,我就有意识考察,发现商机不少,于是去綦江和广东拜师。”在綦江学艺半年,她每次回长寿,丈夫看到她手脚被蛇咬的伤痕,心疼。


  “大小事情都是她做主,我愿听她的。”丈夫说,退休后在这里已呆2年。他近视,一进大平层,眼镜起雾。迄今,作为家庭中的男人,他只能干烧锅炉供暖之类的辅助养蛇的事,多少有些不甘心。但,他为妻子创业迄今取得的进展自豪。


  建大平层的20个房间时,出现资金缺口了。工程不能停,胡晓霞跟丈夫简短商议后,决定她自己打主力来干。没请工人,她去建材市场买防盗门,一扇扇地装车,连棒棒钱都省了;需要采购隔热材料的房顶时,她多家比价,脚乏口渴,舍不得打车,买瓶矿泉水都会心疼良久。


  半年前,投资逐渐回本,营业收入超过50万元。


  幺儿


  “在我的王国,我是女王。你们可能怕毒蛇,但是我那些幺儿真的乖得很。不信,我带你们去看。”胡晓霞发出邀请。


  她说的王国,指大平层里20个房间内的眼镜蛇。打开大门前,她交待,眼镜蛇喜静怕扰,若蛇头昂起,发出不绝于耳的呲呲声,30厘米以外是安全距离;若再靠近,必定被咬或喷毒液。


  不交待还好,一交待,我们就有些打退堂鼓了。我们的忧心挂脸上,她看出来了。


  她转身,从门内巷道靠墙处递过来一双胶靴:“莫怕,穿上它,蛇牙咬不穿。”


  换妥胶靴,她就近开一间房,有股浓烈的腥气直灌鼻腔。房内恒温,30℃。这是眼镜蛇不冬眠的生长温度。


  或许对生人散发的气息特别警惕,七八条手腕粗的眼镜蛇,突然暴躁地几乎同时昂头吐着信子,争相发出不绝于耳的呲呲声,其分贝比想象中大很多。紧急的是,它们往门框方向爬来,有一两条的蛇头前后摇动……


  在胡晓霞眼里,它们是“幺儿”,靠近我们是“欢迎”。我们却无论如何不敢进门。


  她手里有一根木棒,其前端是个半圆状的铁钩。她劝我们数次进门,未果后,便自顾自地干每天丈夫所说的享受事儿去了。轻缓地用铁钩给“幺儿”做保健操,还不由自主地喊了七八声“幺儿”。


  开养殖场3年,她没被蛇咬过?她说,屈指可数,仅限小腿及脚。


  记忆中,她唯一一次超常规部位(养蛇人通常是手、小腿或脚被咬)受伤发生在学艺期间。那时,一条暴躁的眼镜蛇飞起离地近半人高,一口咬中她大腿。她没急着拽蛇身逼它张口,选择站立不动,待它自然松牙、坠地,否则,注进她皮肤的毒液会增加。


  付出


  “女王”照料这么多“幺儿”,是需要付出的?胡晓霞坦言,开养殖场3年来,除成立公司依法经营外,她和几个亲戚筹资200多万元,对原预制厂改造和修建,建养殖场所需的大平层、装供暖设备,还建起体验蛇文化场地,艰辛自知。


  当“幺儿”也有离开“女王”的那天,这种付出叫割舍。半年前,养殖场上规模了,她办妥相关运输手续,把眼镜蛇装上运输车,往广州白云机场附近的蛇类批发市场进发。在那里,批发价是每公斤240元左右。


  途中,“女王”伴随群蛇共度2天旅程,在批发市场算是割舍前的最后作别。


  规模逐渐变大,跨区域运输性价比不高。三四个月前,她开始尝试借赶场或朋友推荐等方式,在街头现场泡活蛇药酒、宰杀,扩大受众面。


  尝试迄今的状况是,10公斤一坛的药酒,售价3000~4000元;现场宰杀,每公斤300元;来体验蛇宴,现场宰杀的做菜价格是,每公斤440元。“杀蛇和做菜都是我,老公负责烧火。”她说,端菜上桌,她偶尔从体验者眼中看到养殖场未来的希望。


  狠劲


  胡晓霞在广东学艺时,让她记忆犹新的是,广州等地养蛇、吃蛇及蛇胆等产品多,市场接受度很好。


  “比如,路边做蛇宴的一个档口,杀蛇、做菜,取毒液的分工很清楚。他们都是抱团干事情,把一条蛇衍生出的经济价值挖得很充分,”她说,“像我现在这样,仅能把蛇当食材卖太原始了,一点创新发展的思路都没有。”


  她坦言,每次想到创新发展的思路时,她就有些痛苦。“有句话说得好,不经历迷茫就难看清方向,迷失了方向,希望真的就破灭了。”短暂沉默后,她说出这句话。庆幸,她骨子里那股认准目标就不放手、丈夫很钦佩的狠劲仍在。


  她透露,为让养殖场的创新创业路走顺,打算继续加大尝试蛇宴、蛇酒延伸产品线的力度。其间,还通过向高人借计谋做大做强自制蛇药、养生菜品等产业。她相信,梦想之花定能在实践打拼中绽放。
来源:华龙网-重庆晚报
声明:本文来源于互联网,除养殖商务网原创外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养殖商务网观点。